2015/12/30

民主進步黨第十六屆第五十七次中常會新聞稿

民主進步黨今(30)日第十六屆第五十七次中常會,黨主席蔡英文為準備總統候選人政見會及辯論會向常會請假,由中常委謝長廷代理主持。今日會中邀請不分區立委提名人、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秘書長吳玉琴以「2025台灣超高齡社會的挑戰與對策」為題進行報告。另針對近來賄選案件頻傳,尤其近日爆發國民黨26日晚間在新竹市「席開千桌,萬人飲宴」疑似賄選案件,常會也做成相關決議。

發言人阮昭雄會後轉述代理主席裁示全文如下:

今天非常感謝我們不分區立委提名人吳玉琴秘書長,向中常會報告「2025台灣超高齡社會的挑戰與對策」的專題。吳秘書長是現任「老人福利推動聯盟」秘書長,長期投入老人福利相關法令的推動,同時也是健保、年金的專家。

台灣即將邁入超高齡化社會,政府過去在政令擬定及推動上過程略為緩慢,且多以產業角度來看長期照顧這一領域而忽略老人照顧的本質。

目前長照體系急需面臨的問題,不外乎是培育人才的斷層以及缺乏健全的社區照顧系統。在之後政府施政上,我們將強化照顧服務員的專業性,並提供照顧員完善的生涯規劃,提升社會地位以及保障勞動條件。

在落實健全社區照顧系統上,未來應該整合政府與民間各方資源以期有更好的運用;建立社區照護團隊,從預防、現狀評估到在地老化上,有更全面的服務,降低照顧家庭的壓力。

而面對高齡化的趨勢,我們也注意到中高齡勞動參與是一個重要的議題。現在日本,韓國,美國,都已經有針對中高齡就業的專法。將來,我們也要評估推動「中高齡就業專法」,讓中高齡的勞工,資深的經驗跟智慧,都可以繼續在職場發揮

良好的長照制度,是政府照顧人民的重要一步,未來吳玉琴秘書長作為民進黨的不分區立委,也會發揮她的經驗與專業,持續監督相關政策,讓政策方向能更準確與貼近民意。

針對近來賄選案件頻傳,阮昭雄特別轉述中常委陳亭妃會中報告,根據最高法院檢察署的新聞資料,到1229日為止,有關於妨害選舉案件,立委部分有500件,其中賄選302件;總統、副總統選舉部分有126,其中賄選35件。在一週當中,立委賄選案件增加60件,總統、副總統賄選案件增加9件,增幅快速。因此本黨委請尤美女及李應元委員今拜會最高法院檢察署顏大和檢察總長,要求應在選舉最後半個月嚴查賄選,以端正選風,維護台灣民主。

至於對新竹市國民黨議會黨團以感恩名義席開千桌流水席,疑似賄選案件,阮昭雄表示,此案賄選事證明確,包括當晚席開1035桌、上萬人免費飲宴,創下紀錄。為此,他再次強力呼籲朱立倫主席應該出面說明清楚國民黨的態度與立場。同時也要求檢調單位即刻積極偵辦,遏止賄選歪風。此外,選對會召集人蘇嘉全會中也表示,今上午召開反賄選監督小組會議,針對具體反賄選作為,包括將反賄選文宣、海報發送至各黨公職服務處要求張貼,並且向選民加以宣傳及告知。各地競選總部也成立律師團,並拜會檢警單位要求嚴查賄選,與總部配合的徵信社、相關團體也已經佈建完成,同時提供反賄選免回郵信件,讓選民進行檢舉,希望有效遏止賄選。

最後,阮昭雄也轉述中常會反賄選決議,目前選風日益嚴重惡化,賄選方式不只是傳統將現金下放至樁腳或選民手中,包括舉辦流水席、摸彩或旅遊等活動,都是變相且技術漸漸升級的賄選方式,呼籲選民及支持者面對上述情況,應該蒐證並加以檢舉,以共同維護台灣民主政治。

國民黨持續跳針攻訐抹黑 民進黨:事實不會因為不斷的抹黑就可以被掩蓋

對於國民黨團今(30)日繼續召開抹黑記者會,跳針攻訐抹黑蔡主席一事,民進黨發言人阮昭雄表示,民進黨於昨日已清楚說明,希望國民黨能清楚認知,不論如何虛構扭曲、時空錯置,事實不會因為不斷的抹黑就可以被掩蓋!

阮昭雄表示,首先,蔡主席於民國80年獲政大續聘為教授,然因東吳大學設立法研所碩乙班,是國內創非法律系學士就讀的法律碩士班,完全是新開創的研究所課程,博士班也是東吳法研所當年新設,深具意義。蔡英文主席因而答應東吳大學的邀請才離開政大。後經政大法治斌主任挽留,改聘為兼任教授,仍繼續為政大法研所的碩、博士班課程授課,並無邱毅誣指因為非法兼職被迫離開政大,邱毅別再繼續抹黑。

至於今日所提大法官第308號解釋的來由,阮昭雄強調,就是因為長久以來對於公立大學教員能否在課餘兼職,因法律不明確而常生爭議,教育部與銓敘部見解不同,故行政院提出聲請書,函請大法官會議惠予統一解釋,待8111月大法官會議308號解釋文做成後,才明確釐清。而蔡英文主席在民國80年離開政大專任教職,轉任到私立東吳大學擔任教授。待此號解釋完成時,蔡主席已無公立大學專任教師之身份,並無該解釋文所指之適用情事。因此國民黨在指控之前應該先就該號解釋之脈絡來由了解清楚,以免造成時間錯置。

為此阮昭雄再次強調,蔡主席在東吳任教期間,也接任經濟部參與GATTWTO國際經濟組織的研究規劃,就不再擔任相關諮詢顧問的工作。很清楚的,蔡英文主席在民國73年到79年間,並非如邱毅所言是擔任律師執行律師業務,因此沒有違反律師法的問題。

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第二場電視政見會 第三輪政見發表全文

謝謝主持人。

首先我要先回應剛才朱主席跟宋主席對我的一些問題跟指教。

對於慰安婦的問題,我必須說這是一個歷史的悲劇,我也非常的支持、也非常的要求,我們的政府應該要拿出行動,替我們上一個世代的長輩來求一個公平,讓她們在過去所受到的委屈、她們心靈的傷痕可以撫平,也可以得到賠償。這件事情是朱主席以國民黨的黨主席應該告訴執政的國民黨應該要馬上去做的事情。

至於剛才朱主席一剛開始就講了他的戰略三策,那又讓我想起他的三弓四箭。

這段時間以來,朱主席提了不少的經濟的政策。經濟的政策其實需要一段時間的思考跟溝通,跟很多很多的諮詢,但是我們看到朱主席近來的經濟政策,都是在很短的時間裡面提出來,我們沒有看到他完整的方案,也只看到他是一個以口頭在短時間說的幾件事情而已。

朱主席說要用提高基本工資來帶動成長,可是昨天在七大工商團體的時候,他又說我們要視經濟的成長來調工資,所以,朱主席究竟哪一個才是你的想法?

姑且以朱主席說以工資提高我們的經濟成長來做解釋好了,這個學說在歐美是有,但是從來沒有實證的成功案例過,如果這是一個有效的藥方,我要問說,國民黨已經執政了七、八年,為什麼都沒有做呢?

剛才朱主席也說,在過去的七、八年,國民黨調整了基本工資五次,如果調了五次,我們還看不到經濟成長,那我們也覺得說,如果這個政策在其他國家可能有效,但如果拿到台灣,在國民黨執政之下會不會有效?

所以,我要再一次的提醒國民黨,如果這個政策在你們執政的時候就可以做了,為什麼到現在,在選舉的最後幾個禮拜,突然提出戰略三策?甚至於在幾個月才提出的三弓四箭?

如果說,我們以法律調整最低工資,就可以救我們的經濟的話,那全世界的經濟問題就不會太嚴重了,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可以用法律、行政的措施,把資本工資調高,全世界的經濟成長就會成功。

這種說法其實是太過於單純、太過於理想化,讓人不由得想起來三弓四箭跟三環三線。

至於富人稅的問題,我相信富人稅這個問題,民進黨是最開始處理的。民進黨執政的時候,我們就有了最低稅賦制,它就是台灣最先有的一套富人稅的制度。

我也聽說我們朱主席說,要把稅務負擔的比例從12%增加到15%,也就是說,以我們現在的稅賦負擔來講,要增加四分之一。在這種情況下,朱主席從來沒有說過,從12%增加到15%,這些錢要從誰的身上課徵?要怎麼把它課徵出來?這是一個很大的問號。

所以再一次地,我又覺得說又是一個口號,又是一個三環三線的概念,究竟富人稅要怎麼課?你已經想好這個富人稅課的錢要去怎麼花?但是你沒有想到這個富人稅的錢,你要跟誰去課?要怎麼課?

所以,我對富人稅這件事情,我覺得,台灣的稅制是確實需要改革,在資本的利得者跟薪資所得者之間,他們的稅賦負擔是要持續地去調整,才能夠公平。

所以在我們執政的時候,我們提出了最低稅賦制,我也提出來了房地產的種種課稅,尤其是實價課稅,這種種都是要增加非薪資所得者稅務的負擔。

所以稅制的改革,跟富人、資本所得者,他們稅賦的負擔,其實要經過一個完整的規劃跟完整的思考,不然我們就會重蹈證券交易所得稅那樣的惡夢。

我也要回應一下,我們宋主席剛才說,勞工為什麼向民進黨來請願,因為他們對國民黨已經失望,他們也對我們三個都有請願、都有抗議,如果宋主席記得沒錯的話,上一次我們三個辯論的時候,他們也對來我們三個人,不是對我來抗議。

民進黨,我們從創黨到現在,我們一直都跟勞工團體保持非常好的溝通態度。甚至於,近來一些團體,雖然跟我們抗議,我們也跟他們溝通,甚至於我們也都跟他們約好說,我們來見面、談一談,那我們正在安排。

所以,對勞工來講,我們不變的態度,就是我們一直都是跟勞工站在一起,我們以勞工的權益作為最優先的一個保障。

至於剛才您提到烽火外交,我要再一次說明,烽火外交是被貼的標籤,它代表是民進黨希望有更多地外交自主空間,希望有更多的積極的外交,而不是像現在的政府,幾乎是外交休克、外交休兵。

我也要回應,剛才朱主席講的美豬的問題。我想美豬業者的抗議,不是只對民進黨抗議,我看也是跟所有三個候選人都要表達他們的不安。

剛才講的國際標準,我也要跟朱主席提醒一下,你也說過要國際標準,你也說過要參考其他國家的說法,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到了選舉最後的關頭,你又開始抽腿、你又開始撤退,然後替我貼上標籤,說我要開放進口,做選舉的操作。

我相信,這是一個很不負責任的說法,你和我都很清楚,我們都知道台灣要加入TPP,這對台灣是很重要的。你也一定很清楚,美豬的議題,對台灣對外談判是很嚴峻的挑戰,處理這個問題並不容易,這一點我們也不需要來欺騙人民。

朱主席,比起我們之間的競爭,台灣要如何加入TPP,完成國際經貿的補給,突破台灣的孤立,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很可惜,國民黨只想做政治操作,只想替我貼標籤,這真的是一個很不負責的做法。

我要再強調,不論我們要不要加入TPP,政府都要做到兩件事:第一、就是要做好食品的安全管理,讓民眾可以安心,對我們所有的制度跟執行都有信心,這是最重要的事情。第二、不論我們要不要加入TPP,要不要加入任何的自由貿易協定,政府一定都要讓台灣的產業有國際競爭力。農產品不僅要在台灣賣得出去,在國際上也應該賣得出去,這樣我們才真正是一個有實力的國家。

這兩件事情都不需要以加入TPP,或加入任何貿易協定為前提,這本來就是政府應該要做的事情,這兩件事情,我一定會做,我不會像過去7、.8年,馬政府這一件事情都沒有做,碰到問題的時候,就束手無策,坐困愁城,到了選舉的時候,就拿來做政治的攻防、做政治的炒作,這不但讓社會無法理性討論,也會限縮對外談判應有的空間。

我說過,現在要不要開放美牛、要不要開放美豬都是言之過早,維護國人健康的基本立場,我也不會退讓。但是,加入TPP將會是一個很艱難的過程,這個過程中,不僅是美豬而已,還要面對很多不同的議題,而且會經歷很冗長的談判。

我也說過,我也保證,在整個過程當中、每個議題,我的政府一定會溝通、跟人民溝通、也跟產業溝通、也跟國會溝通,讓大家了解政府在處理這些問題上面,我們所考慮的是什麼?我們一定會以人民最大的利益來考慮。

讓台灣加入國際組織只會更強大,而不會更衰弱,這就是我的目標。

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第二場電視政見會 第二輪政見發表全文

謝謝主持人。

剛才聆聽了朱主席對公共托育的一個說明。我相信很多人都看過新北市的廣告,對於托嬰、托老的政策,我知道我們朱主席非常的自豪,不過以新北市的財政跟其他縣市來比較,新北市的財政是比較有優勢的。即便是如此,很多人都感覺到這些公托中心,或者是剛才朱主席所自豪的一些建設,其實很多人都看的到,但是吃不到,連主管機關都有說到,這個覆蓋率其實是不足的。以公托中心來看,只有3%到4%的覆蓋率,所以整個新北市的市民的滿意度其實還有改進的空間。

那麼,一個總統應該重視的是如何建立一個普及式的公共服務體系,不是少數人、只能夠照顧少數人的小確幸,而是建立一個完整的體系,讓城鄉可以整個全面的照顧,這就是我等一下要跟各位報告的,我的社區式而且是普及式的照顧體系。

另外,我要利用這個時間稍微講一下這個社會住宅的問題。剛才錢的問題我都解釋過,應該都是沒有問題的,請朱主席回去再聽一次,就應該了解。至於土地的問題也是沒有問題,我們台北市是一個很困難的地方,但是台北市政府都找出了兩萬戶的社會住宅所需要用的土地,國有財產署近來也說了,他們找到了38.9公頃的土地,可以供各縣市來使用,蓋社會住宅之用。那我也要請教的就是說,朱主席曾經,新北市是拿了26公頃的土地去蓋合宜住宅,聯合開發,跟財團一起來做都市更新,這26公頃的土地其實可以蓋差不多是一萬三千戶的社會住宅,新北市其實它的土地是更多,而且更可以作為社會住宅的使用。

至於,我剛才也講到說,我要利用第二輪的時間再來跟我們國人報告的是很重要的政策。第一個我要在這裡跟各位報告的政策,就是食安政策。安居樂業,曾經是人民最簡單的心願,現在變成最奢侈的期盼。

在以前我們互相碰到的時候,都會互相問一句「吃飽了沒有」,但是現在,我們相互問候、在吃東西的時候,都會問一個問題就是說,吃這個安不安全?

聽起來很諷刺,但是,也是一個事實,而且是每一個台灣人民的心聲。

食品安全,是我們民眾最在乎的事情,過去幾年,食安事件是不斷的發生。人民迫切的需要這個政府要有作為,但是馬總統只會說,食品查驗,他的任內是史上最嚴格的,要人民放心去採購。

我說過,馬總統跟國民黨上上下下,都離人民非常遙遠。有多少媽媽不知道讓小孩子吃什麼?有多少民眾想吃碗泡麵、喝杯珍珠奶茶,都不知道哪一種品牌才是安心?

當社會發生食安問題的時候,國民黨政府第一個反應就是說趕快去找證據,告訴人民這個不是他們任內發生的,或者,用最快的速度告訴人民說,這是民進黨執政的縣市裡發生的事情。

他們不去想辦法解決,而是想辦法切割、想辦法推卸責任。這樣的政府其實是非常令人失望的。

如果我當選總統,我的政府,會扛起責任,讓人民安心,我不會讓人民這麼無力,只能自力救濟,抵制消費,秒買秒退。

在這次選舉裡面,我提出了「食安五環」的計畫。我要建立一套從農場到餐桌,都嚴格管控的食安體系。

首先,我要建立「毒物管理機構」,從源頭就全面監控有毒物質,不讓它們進入食品製造過程。

此外,我也要建立一個生產履歷制度,而且是一個跟國際標準接軌,資訊公開透明、可以信任的生產履歷制度。

最後,我會增加食品查驗數量到現行的十倍,並修正食安法,嚇阻所有黑心廠商。我還要提高檢舉獎金,讓全民共同來監督食安。

捍衛食品安全,民進黨不辦徵文比賽,也不辦海報比賽,而是要提出具體政策,要讓國人都可以吃得安全,吃得安心。

除了食品安全之外,如果我當選總統,我也會來推動長期照顧制度。上一次的辯論會,朱主席和宋主席都分別提了一段阿嬤的故事。

不管是淡水的阿嬤,還是高雄的阿嬤,每一個阿嬤,我們都要給她們最好的照顧。這才是政府應該要做的事情。

我相信,許多人都有照顧高齡長輩的經驗。我記得,有個朋友曾經告訴我,她照顧中風後失智的母親,有很深的無力感,常常躲起來哭。

不是因為她不願意付出,而是覺得很孤獨,又看不到盡頭。我相信,這是很多人共同的經驗和感受。

為什麼社會會讓她們會感到孤獨?因為,他們缺乏來自政府跟社會的幫助。

所以我主張,高齡長輩,不應該是「個人的重擔」。政府應該支持這些家庭照顧者,分擔他們沉重的負擔。

民進黨上一次執政,我們就提出了「長照十年」計畫,來因應人口老化。

但政黨輪替之後,過去八年,馬政府編列的長照預算,不到250億,讓民進黨執政時期的「十年長照計畫」,幾乎是原地踏步。

政府真的沒錢嗎?馬政府每年都舉債2000億到3000億,但是,花在真正需要被照顧的老人、失能者身上的經費,卻是少得可憐,平均每年才30億。

朱主席在這次選舉中,主張以長照保險來籌措1100億到1300億的經費。我跟他最大的不同,在於,民進黨不贊成一開始就採用「長照保險」的方式。

原因有兩個。

第一,在長期照顧服務體系沒有建構完成之前,如果一下子每年投入1100億到1300億的經費,只會為了花錢而花錢。錢不只亂花,而且會炒高市場的價格,反而造成長照體系的營利化,讓弱勢者負擔不起。

第二,一千多億的經費不會從天上掉下來。羊毛是出在羊身上,這筆龐大的經費,還是要伸手向人民的荷包去拿錢。這其中64%來自勞工與雇主,對人民來說,等於是加稅。

而且,政府自己也要分擔36%,大約400億到500億。截至目前為止,這些錢從哪裡來,國民黨從來沒有講清楚。沒有財源,長照就變成空頭支票。

所以,我所提出來的「長照十年2.0」就不一樣。

我主張,要以指定稅收,加上公務預算,每年以300億到400億當作長照體系的穩定的財源,建立充足的服務供給。未來隨著老年人口的增加,再來逐漸擴大這個規模。

而且,我要發展以社區為單位的長照體系,在社區裡,提供普及、平價,而且多元的照顧服務。

長輩在不同情況與需求,我會妥善照顧他們,他們也可以在自己熟悉、安心的社區,在地安養。

此外,台灣的生育率偏低,也是造成人口結構老化的原因。

年輕人怕養不起孩子,所以不敢生,即便是生了,也怕負擔不起托育的費用,他們需要一個優質的托育體系,好讓他們不用在工作和家庭之間,蠟燭兩頭燒。

所以,民進黨也主張全力支持社區保母、幼兒園與課後照顧,讓爸爸媽媽們在離家最近的地方,就能找到保姆與機構。

這就是民進黨的「托育、長照、就業」三合一的照顧政策。

我們要建立社區老幼照顧體系,讓小孩有人帶,長輩有人陪,年輕人可以專心為未來來打拚。同時藉由照顧體系的建構,創造本國勞工的就業機會。這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方法。

如果我當選總統,我一定會將這些安居樂業,人民最簡單的心願,來把他們實現,這需要決心,也需要規劃,也需要很多很多大家共同的參與,跟社區的參與,謝謝。

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第二場電視政見會 第一輪政見發表全文

主持人、各位監察人、朱主席、宋主席、各位媒體朋友,電視機前的國人同胞,父老兄弟姊妹朋友們,大家好(國語、台語、客語、排灣族)。

今天是政見發表會的第二場,政見會的目的,就是要讓候選人,有一個完整陳述政見的機會。所以,我會延續我第一場政見會的做法,按部就班向全國人民報告我的各項政策。在第一輪與第二輪,我會完整說明我的政策。對於宋主席、朱主席對我有所指教的東西,我會一併在第三輪做回應。

在這一輪的一開始,我想先跟現在四十多歲的中壯年的世代,說幾句話。我想請這些朋友,回想一下,1996年,台灣第一次直選總統的時候,大家所期待的國家是什麼樣的國家?然後,現在的台灣,跟我們當初的理想,差距有多大?

或許您現在也許都有寶貝的兒子跟女兒。是不是看一看身旁的孩子,我們要留下一個什麼樣的台灣給他們呢?

這20年來,台灣歷經了兩次政黨輪替,台灣的民主更穩固了,我們的城市更繁榮了,我們的社會福利也漸趨完整,但是,重大決策仍然有黑箱的疑慮,年輕人也越來越買不起房子,而年金制度快要破產。

各位,這就是這20年來的變化。這20年來,無論是哪一個政黨執政,有做好的地方,也有做不好的地方。如果我做總統,不管是李登輝時代,陳水扁時代,或者是馬英九時代,所有的是非對錯,我都勇敢承擔。

我沒有三頭六臂,我有一顆堅定的決心。當台灣人把國家交付給我的時候,就是希望我一肩扛起這個國家的全部。

在今天,在這次選舉,我提出五大社會安定計畫,包括「安心住宅」、「永續年金」、「社區照顧」、「食品安全」跟「治安的維護」。

接下來,我會先用第一輪的時間,跟大家說明我的安心住宅計畫,以及民進黨的年金制度改革方案。

我今天將會採取最負責任的方法,就是將我的政策,跟朱主席的政策做一個比較。同時我也請宋主席來指教

我的安心住宅計畫,有一個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讓每一個人,都能夠負擔得起、又有居住品質的房子。它必須包含三個重要的面向。

第一,我會「杜絕房市炒作」。

上次總統大選的時候,我已經率先提出實價登錄、實價課稅。這四年來,國民黨也是跟著我的方向走。

我要讓不動產市場更加地公開透明,讓稅制更加合理化。

第二、我會「健全租屋體系」。

我主張要制定「不動產租賃條例」,並鼓勵租屋管理事業的發展,讓房東輕鬆出租,讓房客安心入住。這是新國會上任之後,馬上可以處理的工作。

第三、我會推動社會住宅政策。

我會在八年內,辦理20萬戶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目前台灣約有三十二萬戶社會住宅的需求,這是內政部的調查,不過,台灣現階段的社會住宅卻只有七千多戶。

我們的社會住宅比例非常低,大概只有萬分之八,遠低於日本、遠低於韓國,更不用說辦理社會住宅行之有年的歐洲。

朱主席也有社會住宅的政策。他曾經承諾新北市民要蓋十八萬戶,不過,在他第一任新北市長任內,卻只辦理了十一戶。

他這次競選總統,又再度提出社會住宅政策。但是他的方法,就是把租屋補貼也當作社會住宅。

租屋補貼不是不能做,但是,政府花大錢去補貼房租,如果房租上漲,補助的效果就會下降,而且政府負擔會很重。如果拿這些錢去辦理社會住宅,那一樣可以減輕人民負擔,政府還可以取得資產。

民進黨所規劃的社會住宅,與朱主席不同。

除了「政府興建」之外,也可以透過「容積獎勵」,來鼓勵建商拿出部分空間作社會住宅,或者,透過「包租代管」的方式,由專責機構和社會福利團體承租空屋,提供弱勢族群來居住。

我們會由中央和地方來共同合作。不只是縣市用自己的土地來興建,國有土地也可以提供來做社會住宅的用地。

因此,土地的取得沒有問題。至於興建經費,除了先期投入20%~30%的經費,可以由中央跟地方政府分擔以外,還可以用50年的租金來攤還貸款。因此,資金也沒有問題。而且,租金會按照人民負擔能力來訂定,不會受到市場波動影響。

換句話說,土地有了,錢也有了,方法也有了,現在就差政府的決心。

除了推動安心住宅計畫之外,我還會用最強的決心,來改革年金制度。

這個議題,本來就迫在眉睫。不過,過去八年,馬政府的毫無作為,更加深了這一項制度的危險。年金潛藏負債大概高達十八兆,未來十五年內四大退休基金將陸續破產。

如果今天我們還不認真處理年金的問題,無論是軍公教退撫基金還是勞保年金,都可能會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走向破產。

所以,年金制度要改,而且非改不可,我不會為了選票,而有所妥協,但我也不會急躁,而造成社會的動盪。處理年金問題,我將依循三個原則。

第一、循序漸進。

過去我的政治生涯都可以供全國人民檢驗,我不相信腥風血雨的改革,我也不曾動員仇恨來撕裂這個國家。

我堅持務實穩健的改革,我會照顧現在依賴退休金過日子的人,不會造成他們生活安定上的衝擊。

第二、國家負得起,人民領得到。

在這個原則之下,我會簡化各種職業別之間的制度落差;隨著人口老化趨勢,適當的延後年金請領年齡;逐步合理化所有的所得替代率,落實社會跟世代的公平正義。

我要讓人民活到老,領到老,而且,有尊嚴地接受國家的保障跟照顧。

第三、必須在團結的基礎上,推動改革;不能因為改革年金,而造成社會的分裂。

這就是我主張要先組成「年金改革委員會」的理由。這個委員會將由不同的職業代表,和專家學者組成,政府機關會主動公開各種精算數據作為參考。

接著,委員會也會提出具體的改革方案,交到「年金國是會議」上,進行更廣泛的討論,最後,凝聚出大家的共識,再付諸國會來修法。這樣的過程,我們預計半年之內,最遲不超過一年,就會有結論。

在最後這一點上,我跟朱主席是有些不同。

他的年金改革政策,其實就是年金不改革政策。他還說,國是會議是沒有必要的,因為他認為,像年金這樣的議題,只要找公務員和勞工來談談就好。

如果這麼簡單,過去國民黨執政八年,為什麼做不到?更何況,朱主席忘記了一件事,年金攸關到每一個人的權益,是一個大規模的結構性改革,如果沒有足夠的社會民意支持,絕對是難以成功的。

我也要再一次強調,民進黨的年金改革,是針對制度,而不是針對個別的族群。是針對整個年金制度的通盤改革,不是一個單一的族群。

所以我要在這裡,跟大家,尤其是我們軍公教的人員,我們大家一起來,你們不是改革的對象,是我們改革的夥伴,我們需要大家共同來參與。

王如玄重提過去桃園縣停發三節敬老金 民進黨:以片面資訊、斷章取義方式做選舉操弄

 針對今(30)日王如玄重提過去桃園縣停發三節敬老金一事,民進黨發言人阮昭雄駁斥,王如玄顯然是對老年福利津貼制度一知半解下,以片面資訊、斷章取義的方式做選舉操弄。

        阮昭雄表示,對於老人照顧,民進黨絕對比國民黨做得多。過去在國民黨長期執政下,在野時民進黨便不斷為年滿65歲之老人每月領受年金立法努力,自1995年民進黨立委推動老農津貼的立法,並制定《敬老福利生活津貼暫行條例》,200211日起開始發放年滿65歲老人每月3000元的敬老津貼,更在2007年制定《國民年金法》保障年滿65歲沒有任何老年給付的國人,能夠月月領年金,獲得基本的經濟安全保障。

        阮昭雄強調,民進黨努力多年,主導讓全國老人能夠不再區分特定族群,每月固定領受一定額度的敬老津貼得以通過立法保障,民進黨這個長久以來為照顧老人老年福利的法制化過程,絕非是過去曾利用「國家資源照顧老弱榮民、眷屬的軍宅政策」從中牟利的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所能同理體會的。

2015/12/29

台灣倫、賄選倫!? 民進黨:強烈質疑國民黨標售黨產是企圖用黨產換取金錢,用金錢利益介入並影響大選

針對國民黨26日晚間在新竹市席開千桌,萬人飲宴一事,民進黨發言人楊家俍、王閔生今(30)日召開「台灣倫、賄選倫!?」記者會,楊家俍表示,面對如此離譜的賄選行為,朱立倫主席卻仍持續迴避、不願面對,毫不負責任,令人遺憾。為此,民進黨再次呼籲朱立倫主席,各界一直都在質疑,國民黨標售黨產是企圖用黨產換取金錢,用金錢利益介入、影響這次大選,這樁「席開千桌,萬人飲宴」的疑似賄選案件,就是很清楚的鐵證。王閔生也表示,人民要求公開透明競選支出到現在已經第15天,朱立倫還是充耳不聞,拒絕公開競選經費收支明細,不禁令人質疑國民黨這竟究竟投入多少黨產在競選,用多少黨產在輔選立委候選人?

王閔生質疑,國民黨在26日晚間舉辦大型感恩年終餐會,席開1多桌,參與人數高達1萬多人,但過去國民黨未曾舉辦過相關餐會,這樣大規模的宴請選民,我們合理懷疑國民黨的行為涉及賄選。王閔生指出,國民黨秘書長李四川、競選顧問團總團長洪秀柱當晚也到場,已經不是單純新竹市立委候選人鄭正鈐的賄選餐會,而是總統候選人朱立倫的賄選餐會,且餐會名目為國民黨新竹市議會黨團,顯然牽涉到國民黨是否賄選,進行政黨票拉票行為?

楊家俍指出,從動員簡訊中可以看到,餐會邀請人本名叫連文仁,外號為阿濱,臉書是檳榔王,由他發簡訊邀請:「各位親朋好友(輩們)大家好,1226()/萬人後援會聚餐大會,晚上5點集合/10人一桌,歡迎大家攜家帶眷一同前來參與,地點在樹林頭夜市」。而這個人就是鄭正鈐的助理,只要一到選舉就會去幫鄭正鈐開車。王閔生補充表示,從另一則簡訊內容可以看到,署名為理事長劉劍瑛邀請,劉劍瑛是朱立倫與鄭正鈐後援會幹部,簡訊內容顯示「26日在新竹市東大路樹林頭夜市有一場千桌萬人的朱立倫、鄭正鈐造勢活動」。此外,從「台灣倫、新竹人後援會」的報名表上,可以看到朱立倫後援會預定成立時間,與國民黨新竹市議會黨團歲末年終感恩餐會為同一時間、同一地點。王閔生質疑,一個表格,可動員十個人來參加這個餐會,國民黨顯然利用金錢介入選舉、利用餐會影響選民投票意願,利用餐會方式吸引選民參加,甚至尋求支持,「這不叫賄選,什麼才是賄選!

此外,楊家俍表示,從多張餐會現場照片上可以看到,現場的菜色絕對不是一般的便餐,根據相關告發狀中敘明當天是九菜一湯,某些媒體報導是五菜一湯,也有七菜一湯,但不管幾菜一湯,這一桌十個人絕對不可能一人只有300元。楊家俍指出,若以最基本估計一桌最低可能一千五,但以一般行情來計算,食材為收費三成的話,這一桌可能高達四千到四千五百元,因此整場一千多桌含服務人員、租借桌椅、舞台表演,再加上遊覽車動員,一場餐會下來可能高達七、八百萬。

楊家俍質疑,在新竹市辦一場歲末感恩餐會就花七、八百萬,而新竹市有43萬人口,當天有一萬多人來參加,其他縣市若依照人口比例,以動員比例2.39%來推估計算,估計參加人數高達十幾萬人,整個餐費花費可能高達三億九千多萬元。楊家俍重申,25日時柯建銘競選總部已到新竹地檢署告發,但地檢署與法務部卻沒有任何積極動作,令人質疑法務部是不是在放水?放著讓國民黨可以公然辦餐會賄選?

王閔生指出,民進黨先前於台南、高雄辦理募款餐會後,遭到民眾檢舉沒多久,檢調就開始調查是否有賄選情事,但這場千桌、萬人的餐會,從25日檢舉到現在已經5天,卻沒有看到檢調積極偵辦,令人遺憾。為此王閔生再次呼籲,請法務部儘速偵辦這件史上最大的賄選餐費,上千桌的餐會,經費高達好幾百萬,甚至近千萬,錢是誰出的?是否來自於中國國民黨的黨產?也請朱立倫主席清楚說明,不要迴避!

國民黨再度烏龍爆料 民進黨:社會自有公評,相信人民會看清楚

針對國民黨團今(29)日不實爆料抹黑蔡主席一事,立委陳其邁及黨發言人楊家俍召開記者會嚴正駁斥,正毅兄弟檔每天不停的用移花接木,刻意扭曲、捏造不實,是明顯的抹黑手法。楊家俍強調,正毅兄弟前幾次的烏龍爆料已讓他們信用掃地,我們相信社會自有公評。

為證明邱毅的說法又是一樁烏龍爆料,立委陳其邁提出兩份文件說明,首先, 78年、79年時,蔡英文主席就已經是教授職。陳其邁說,蔡主席於民國80年拿到政大法律系的教授聘書,請她繼續擔任政大的教職,但是蔡英文主席因為獲得東吳大學的邀請,表示要設立法研所的碩乙、博士班,因為是新開創的研究所課程,蔡英文主席即已答應東吳大學的邀請,為新設的碩博士班助力,所以才向政大法律系請辭。並非邱毅所說的兼職風波離職。陳其邁強調,蔡英文主席當時在收到法治斌主任的聘書後,也闡述因自己已答應東吳大學之請,為新設的碩博士班助力之辭職理由。

此外,陳其邁也拿出第二份文件說明,即法治斌主任所上簽之公文,當年法治斌主任以公文方式在民國80年7月24日回函中也上簽相關簽呈,「專任教授蔡英文聘為兼任教授,簽請建核。」,內容提及蔡英文辭去教授職務,但基於蔡英文主席在政大服務七年,協助政大法律系相關活動,熱誠感人,由於蔡英文主席辭意甚堅,慰留不成後僅得尊重其個人意願,並進行改聘為兼任之手續。最後邀請蔡英文主席在博士班開設國際貿易法基本問題研究、專題研究,以及在碩士班開設國際經濟法等相關課程。

陳其邁強調,蔡英文主席從政大法律系請辭,是因為應邀到東吳大學法律系任專職教授,但因當時政大法治斌主任也邀請蔡英文主席繼續兼課,聘蔡英文為兼任教授。因此,邱毅說蔡英文主席是調查中離職,根本就是烏龍爆料。

至於對於邱毅爆料指稱違反公務員服務法部分,陳其邁表示,在民國70 年的時空背景下,海外學人歸國或在大學任教的優秀教師,也常有在公、民營機構貢獻專業所長的情形,這符合當時的法律規定。由於蔡英文主席專長國際經貿法律,因此有國際性律師事務所邀請她擔任涉外經貿法律的諮詢顧問,並非邱毅所言,是擔任助理律師或是律師相關工作。

陳其邁強調,當時的法律規定並不明確,教育部與銓敘部在適用上因見解不同,也提請大法官會議解釋,因此依據 81年大法官會議308號解釋文說明,大學教授若無兼任行政職,並不適用公務員服務法的規定。假如有兼行政職,才適用公務員服務法。陳其邁並指出,蔡英文主席在民國80年離開政大專任教職,轉任到私立東吳大學擔任教授,待此號解釋完成時,蔡主席已無公立大學專任教師之身份,既非公務員,當然就不適用公務員服務法。陳其邁說,蔡主席在東吳任教期間,也接任經濟部參與GATT跟WTO國際經濟組織的研究規劃,就不再擔任相關諮詢顧問的工作。很清楚的,蔡英文主席在民國73年到79年間,並非如邱毅所言是擔任律師,因此也就沒有違反律師法的問題。

出席資訊服務產業發展座談會 蔡英文:面對新的時代,政府的思維要先改變

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主席今(29)日上午由黨秘書長吳釗燮、北市立委候選人姚文智、前研考會副主委陳俊麟及中華民國資訊軟體協會理監事陪同,應邀出席資訊服務產業發展座談會,蔡英文在聽取現場產業界代表發言後,致詞回應全文如下:

    我參加過很多次產業界座談,從來沒有一次像這場充滿了很多專業的智慧在裡面,也充滿了很多專業人的膽氣在裡面,也充滿了一個專業人的豁達在裡面,所以看起來資訊服務業是很有發展潛力,因為有以上的這幾種特質。我相信只要是政府的法規結構是對的,政府的組織能夠回應民間的需求的話,我相信資訊服務產業應該是台灣在下一個世代非常非常有希望的產業,但是我知道我有一個任務,就是我當選總統以後,不要讓政府毀掉發展的機會。

    這幾年,我在台灣的各鄉鎮走透透,讓我對網路的力量,有很深的體驗。我常常講一個例子,因為這對我來講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啟發。就是在台東的桃源鄉,大家都知道台東的桃源鄉是一個原住民的鄉鎮,我去了好幾次桃源國小的小朋友,每一次都會到教室裡面去看看他們,有一次我就看到一群小朋友在上數學課,我就很好奇他們是怎麼上數學課,課程當然有老師上課,但是老師也陪著他們,一起上網去上數學課。所以他們就上網去看了可汗學院的教材,來學習數學。大家都知道,可汗學院的教材有些已經翻成中文了,小朋友可以看可汗學院的教材來學數學,可是有一些部分是沒有翻成中文的,所以這些小朋友,他們就自己自力救濟,就是他一面去google英文字去學英文,在學英文的同時,又學了數學。

    所以這一些小朋友,在偏鄉、在師資很可能沒有辦法完整的協助他們的時候,他們就跨越了地域上的限制,直接到網路上去找尋教育的機會。所以這給我一個很大的鼓勵,因為我一直強調的一件事就是,寬頻是一種人權,網路近用是人的基本權利,其中一項最重要的理由,就是網路可以為偏鄉的孩童,帶來更公平的教育,以及連結世界的機會。

    但是,不是只有寬頻網路就足夠,今天我聽了很多各位的發言,我也心有所感。因為我們除了要有寬頻之外,還要有像可汗學院這樣的資訊服務,才能真正翻轉我們偏鄉的教育。所以,寬頻人權講的不只是硬體的建置,而是要再往前走一步到軟體的應用。如果只有硬體,沒有軟體,就像只有軀殼,而缺少靈魂。而且,軟體的應用,必須要抓緊社會的需求,照顧到人的生活,這應該是我們產業發展最重要的目標。

    今天,我非常感謝軟體協會的邀請,讓我有機會可以來這裡跟大家說明我對於軟體、資訊服務業的想法。

    我想剛剛大家提到的問題,我自已歸納三個類別:第一,現有的政府組織,跟不上科技變遷,也沒有強而有力的政治決心,確定產業發展的大方向。

    第二,因為組織沒有改變,導致政府部門資訊人力不足,導致政府對數據和資料的掌握能力不足。所以,政府的治理總是慢半拍,更不用說積極保障人民的權益,或者因應各種人為或天然的災害。

    第三,我們的法規仍然停留在工業時代的思維,既有的法規限制了本土資訊創新的空間;但是,對於國外已經合法的資訊或網路服務,他們進入到台灣之後,我們卻也沒有管理的能力。

    基本上這三點是我們聽了很多意見以後總結出來的,我相信應該還有其他的問題。可是要解決這些問題,並且讓資訊服務、軟體產業有突破性的成長空間,我認為,政府的思維要先改變。

    首先,政府應該要以更開放的態度,來面對資料的流通。在去識別化和保障隱私的前提下,盡可能開放資料,讓民間也可以從事加值應用;同時,更要懂得運用來各種資料,來改善自己的施政。

    比如說,智慧電網的數據、智慧城市的資訊回饋,都可以協助政府,建立反應更快的決策機制,這也就是我說過的,政府應該懂得利用大數據,不斷debug,調整政策,合理化資源的分配。

    第二點,政府也應該要勇敢地面對「行動經濟」和「共享經濟」所帶來的產業變革,像第三方支付的普及、或者像是Airbnb等等創新服務。

    我在英派這本書裡面就有提到,面對這些創新服務,政府要保障現有業者和消費者的權益的同時,政府也必須提供創新產業足夠的支持。

    政府不能因為怕事,就不做事。法規該調整就調整,該介入管理就介入管理。面對新的時代,政府需要更有決心。

    所以,為了要讓資訊服務產業以及各種網路創新服務,可以有更好的發展空間。我認為政府應該要做下面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不符合潮流的法規應該逐步修改。針對各種資訊服產業的法規障礙,應該徹底盤點。同時,也應該要調整政府資訊業務組織,並且重新檢討採購制度。

    我們現在的採購法確實太過僵化。我們應該要重新訂定可以因應資訊服務趨勢的採購程序與規範,讓政府採購可以支持資訊產業發展。

    在這裡,我剛才聽到很多建議,包括政府設立資訊長,政府有一個好的高階的機制,可以協調各部會的資訊彙整,可以協調各部會資源的共享,還有協調各部會的預算可以有效的投入在我們這個產業的發展。這些我都聽到,剛才也有提到的資訊科技基本法的問題,這些我覺得都是一個可以思考的方向,我也同意這些就是我們將來要做的事情。只是在實際的處理過程中這部法規要怎麼樣來寫出來,我們要有什麼樣徵詢的程序,這個就必須請各位等我當上總統。

    所以剛才提到我會不會請資策會做我的幕僚?我會,但是我會請更多人一起來做幕僚。所以資策會是國家長期培養的機構,有很多的人才、很多的資源,但是一個政府的責任就是累積同時要培育更多有競爭力的機構,有更多的人才來帶動整個產業的發展。所以,我在這裡跟各位報告,只要是人才,只要是能夠讓產業往前推的任何計畫,我們都願意去配合,願意去支持,我的幕僚是開放的,隨時大家有建議的話,我們都有非常多的耐心來聽大家的抱怨也好,建議也好。

    在這裡我要特別提到,民進黨的國防產業政策,其中有一個重心,就是我們要發展資安產業,這個是全球性的,不論是在軍事安全,或者是在商業,這本來就是一個很大很大的產業存在。我們希望國防部可以投入足夠的預算,以軍用的需求,再加上政府本身安全的需求,來擴大國內資安市場的規模,來支持本土的軟體和資訊服務產業投入研發創新。

    所以我們也希望將來民間的產業要發展,軍方資安的能力要提升,我們政府的資安能力也更要提升的前提之下,會產生大量資訊人才的需求,還有大量市場及商機的釋出。

    所以,我們要積極培養資訊人才,並且把資訊數位能力,變成國民的基本素養。我們認為資訊教育應該向下扎根,剛才大家都講得很清楚,在很多先進國家,這也是趨勢,而且已經開始做了。在之前我提出的很多政策也提到了這點,在中小學階段,就可以提供「資訊思維」的教育,從小就開始培養分析、解決問題與程式的能力。我們也主張要修改學校的獎勵措施,鼓勵投入軟體資訊教育的教育工作者的投入。

    長期而言,我也認為,引進國外人才,對台灣的資服產業會有正面幫助,可以讓台灣的創新體系進一步國際化。

    為了鼓勵國際人才到台灣,並把他們留在台灣,就必須合理化稅制和居留制度;相關法規和配套也要調整,才能夠吸引跨國的科技團隊到台灣來從事創新工作,這也是未來的新政府必須要儘快調整的面向。

    第三,就是我一直主張的,要打造創新的生態系。這個生態系,是一個從投資、研發、產品開發、驗證、到商業化的完整體系。

    政府所應該扮演的角色,就是一個協調者的角色,甚至於是一個平台的角色,選定有潛力的題目,支持基礎研究,把學術機構、法人和產業連結起來,打造一個有活力,而且友善創新的產業環境。

    最近,有很多產業界的好朋友跟我說,將來,我們要賣的東西不只是軟體Software,將來要賣的是更晉級的產品-HEART-ware。

    HEART-ware就是一個好點子、加上硬體、軟體、大數據所發展出來的解決方案,鎖定生活的需求,講求體驗,回歸人性,提供讓民眾有感的服務。HEART-ware的精神,就是以人為本、用心服務。

    台灣是一個民主社會,我們有多元的文化,也有重視人權的傳統,這就是我們發展HEART-ware最好的基礎。

    只要我們用心面對生活的挑戰,用心思考可能的解決方案,並且以開放的態度,讓資訊、工程的人才,和人文社會、藝術的專業者,一起攜手合作,我們一定可以打造台灣獨一無二的HEART-ware。

    民進黨的政府,會是一個勇敢面對挑戰的政府,也是一個有決心的政府;再18天,我們就要選舉了,希望在座各位可以給我們最堅定的支持,給我們一個做事的機會,明年我們會大家一起來努力,謝謝大家!

蔡英文:黨產的事情,不是國民黨家務事,是整個國家體制的問題

 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主席今(29)日上午應邀出席「資訊服務產業發展座談會」,會前針對媒體詢及朱立倫昨日捐出四筆黨產,但外界卻仍對國民黨的黨產有很大的疑慮,蔡英文表示,黨產的事情,並不是家務事,是國家體制的問題。她也一再呼籲朱立倫,在新國會還沒有產生,《政黨法》及《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等相關法律討論通過之前,應先凍結黨產的處分。至於對朱立倫近來急著處分一些黨產,她希望朱立倫應凍結處分作為。同時也再度呼籲,到現在為止,朱立倫仍未公布競選經費的來源,黨產用多少在競選,這些都必須公布,讓社會大眾知道。

        針對媒體問到馬英九抹黑蔡主席將再起烽火外交,蔡英文表示,這又是一個貼標籤的說法。民進黨想要表現的是一個積極外交的態度,就是要去強化所有邦交國家與沒有邦交的國家之間的關係,以國家本身的實力去做一個實質的交往與連結,讓台灣跟所有其他的國家,都有一個互利的關係,有堅實的友誼基礎。這就是一個積極的外交,而非像現在的外交,幾乎是外交休克。蔡英文說,馬政府的外交休兵,也讓外交人員不知為何而戰,以至於到今日,外交行為卻是站著等待別人的善意,她認為這不是一個國家政府在處理外交上該有的態度。蔡英文強調,外交不應該分藍綠,應是整個國家的事情。每一個政府,不論是誰執政,都有責任把外交關係做好,把外交的邦誼永固,而非拿來當作內政的議題,或者是當作選舉議題炒作,這對國家來說,並不好。就另一個角度而言,昨天外交部也講,沒有像現在有些人一再講外交關係不穩固的問題,目前的外交關係滿穩固的。

        此外,媒體詢及針對美豬是否要開放進口,而在上次開放美牛時,民進黨立院黨團曾提出美豬跟美牛瘦肉精都要零檢出。蔡英文則重申,現在談含瘦肉精美豬開放是否進口的問題,都言之過早。在沒有談判與定論之前,她認為有兩個最重要任務,首先是保障國人的食品安全,讓大家可以吃的安心,第二,就是讓台灣的相關產業能夠快速的轉型,在面對很多的國際競爭,都可以有競爭力,甚至是可以到國際市場上進行競爭。另外,民進黨立院黨團在當時開放含瘦肉精美牛議題上,原先的態度就是零檢出的態度,不過當年的七月,CODEX已經通過標準,開始有國際標準的存在,所以民進黨也已調整態度,就是遵循國際標準,所以現在的態度依然是遵循國際標準。

        另對於媒體問到在首場電視辯論會提到,九二共識是兩岸關係選項之一的說法,蔡英文則是重申,九二年會談所發生的事情,有很多不同的解讀,也有不同的名詞,至於這些不同的解讀,不同的名詞,都可以坐下來好談一談。最重要的,九二年會談,雙方體現出來很重要的精神,就是希望在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精神底下,讓兩岸關係可以繼續的往前走,這是九二年會談最重要的成果。另外,媒體追問許信良認為您現在的兩岸論述應該要做成民進黨新的決議文,蔡英文強調,在民進黨2014年的對中紀要裡面,已經有完整的說明,也足夠來處理下個階段的兩岸關係。

        最後關於媒體詢及日韓兩國就慰安婦問題達成道歉賠償協議,蔡英文表示,樂見日韓兩國有此協議達成,我們國家政府也應更積極的去爭取,讓上個世代受到委屈台灣的婦女,可以得到心靈的安撫與補償,這是政府應該要做的事情,而且應該要趕快積極的去爭取,大家會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