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3

出席共享經濟-創造新竹價值科技論壇,蔡英文:發展智慧城市、帶動產業轉型,邁向「智慧島嶼,數位國家」

     民主進步黨主席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今(13)日在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新竹市長林智堅、前立委黃適卓的陪同下,出席在新竹市活力廣場所舉辦的「共享經濟-創造新竹價值科技論壇」,與會出席來賓還包括台北捷運公司董事長賀陳旦、和沛科技總經理翟本喬,以及兩百多位科技界菁英。蔡主席致詞時表示,希望未來在中央、結合地方以及柯建銘總召在國會的合作下,依據柯總召的構想,把新竹打造成一個「創新科技實驗城市」。蔡英文主席進一步強調,面對來自紅色供應鏈與其他國家的挑戰,政府應該扮演引導產業轉型的力量,投資智慧城市的發展,讓台灣成為「智慧島嶼,數位國家」,提昇下一世代的產業競爭力。
 
      以下為致詞全文:
 
      各位科技界朋友,大家晚安,大家好:
今天很高興,再度來到新竹科學園區,跟在座各位一起談談台灣科技產業這幾年面臨的挑戰,以及我對智慧台灣的願景。
 
      過去幾年,我們看到的IT產業,事實上面臨了蠻多挑戰,但是回想過去30年,IT產業是台灣經濟主要的成長動能來源,竹科就是最重要的基地。竹科人,形成特別的社群文化;直到現在,提到自己在竹科工作,也都還算是一件有成就的事情;我們希望下一個三十年,竹科人也能繼續為這個地方感到驕傲。這是我們一個很嚴肅的挑戰,因為過去三十年我們有一個很成功的竹科,但是未來的三十年,我們還是不是繼續有一個很成功的產業在這個地方。
 
      一、 紅色供應鏈的威脅
 
      台灣科學園區的成功經驗,中國大陸也想要複製;他們快速打造出很多園區聚落,也加速了中國IT產業的崛起。他們重點扶植半導體產業,壯大IC設計業,高薪挖角全球人才,搶走許多台灣企業的重要訂單。
 
      我知道,在園區裡面,提到陸資企業的競爭,大家都有很多話要說。曾經,全球電子產業的供應鏈,是「非台灣不可」;現在,紅色供應鏈來勢洶洶,正在衝擊台灣科技業的未來。台灣已經沒有時間,必須盡快找到自己的定位,讓產品跟服務有所區隔,利用無法取代的技術和創新能力,提供無法取代的產品和服務,把毛利提高,才是留住產業、技術和人才,最好的辦法。
 
      二、 發展智慧城市,帶動產業升級與轉型
 
      民進黨執政之後,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支持產業的升級和轉型。升級與轉型,大家都會講。實際上,要讓產業全面轉軌,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工程,需要一套完整的國家級的經濟計畫。很明顯的,馬政府的計畫,並沒有成功。
 
      我們認為,政府不能只是漫無目的灑錢補助;除了減稅之外,政府應該利用更多的政策工具,例如透過國家重要政策的形成、或者公共建設來引導內需市場,讓市場形成拉力,帶動產業的升級轉型;所以必須有兩道力道,是政府推以及市場拉,這樣才會有效果。
 
      投資智慧城市就是一種策略。智慧城市可以變成一個舞台,讓ICT廠商、物聯網廠商參與進來;一方面,城市生活的需求,像交通、醫療照顧等等,都是廠商可以投入創新的商業機會,另外一方面,智慧城市就是demo site,是將來做國際生意的一個跳板。
 
      在北中南,也包括新竹,我們已經規劃不同的智慧城市建置計畫,這是民進黨在亞洲矽谷計劃裡面所提到的,智慧城市所帶動的產業創新、政府決策以及生活方式的轉變,就是要一步一步達成我不久前提出「數位國家、智慧島嶼」的願景。
 
      三、「智慧島嶼、數位國家」三項工作
 
      要讓這些理想可以實現,我們有幾件基礎的準備工作,一定要儘快著手進行。
 
      第一,就是完善寬頻網路的基礎建設。完成全面性的光纖佈線是我們的目標;4G網路也應該普及,並且盡可能降低網路電信資費。
 
      我相信在座各位,都比我清楚網際網路、高速寬頻,有多麼重要。很多去韓國旅遊回來的朋友回來都會說,到韓國上網,才會感受得到、什麼是高速上網,相較之下,台灣的網路很多時候讓人感覺就是龜速。
如果連最基本的上網,都比別人慢,我們要怎麼期待台灣的產業、能走在時代尖端? 所以我要實現寬頻人權,加速網路革命。
      台灣要成為數位國家,最基本的網路環境,就是不能比其他國家落後。所以,除了提高光纖、4G的普及率以外,我們還要全力發展下一個世代的行動通訊技術;目標要能趕上韓國5G網路的腳步。
 
      我在2011年的時候,就曾經提出寬頻人權的重要性。高速、穩定的寬頻環境,不只個人可以用自己的創造力,影響整個世界,也可以刺激創新經濟成長,降低城鄉資訊落差,更是推動未來產業-例如物聯網、工業4.0、大數據應用的根本基礎。
 
      第二,其實非常重要,卻沒有下定決心去做的,就是我們希望政府決策和法律制度可以回應數位時代的需求。針對open data、網路金融、行動支付這些項目,政府應該要更有企圖心,讓遊戲規則可以很明確地定下來,不要限縮新創產業的發展。
 
      尤其是在座最關心的open data。我希望將來可以由中央來建立一個數據開放的諮詢機制,一項一項、case by case,什麼需要加密、加密到什麼程度、什麼可以直接公開,讓業界有足夠的raw data可以加值應用。
 
      而且,政府裡面應該要有更多像是業界PM(專案經理)角色的人,來和廠商溝通,以及協助跨部會協調。政府應該是一個主動積極的協調者,而不是一個保守怕事的管理者。
 
      對這些科技法令、政府決策機制最熟悉的,就是柯總召了。他長期對於新竹科學園區、以及科技產業發展的支持,相信大家有目共睹。有柯總召幫忙關心科技產業,我就真的可以比較放心。
 
      除了把網路環境建置好,把法規整理好;創新活動要能夠蓬勃發展,還需要打造一個生態系,來促成人才的交流、技術的分享、以及商業機會的媒合。
 
      這就是第三點,我要講的「區域型創新產業聚落」。
 
      這段時間,我們已經陸續提出在南部的綠能研發聚落;以桃園為中心,擴散至台北新竹兩地的矽谷聚落;大台中地區的智慧機械聚落;以及結合台北新竹的資安、台中的航太以及高雄造船的國防產業聚落。
這些計畫都是以生態系的精神為骨幹,跟過去發展工業區的思維不太一樣,我們重視的是創新活動,而不只是製造活動。
 
      每一個聚落,都是不同的hub,連結人才、資金、研發技術以及廠商,讓創新活動不只是空想,而是真的有一個實際的空間,可以在裡面發生。
 
      四、打造新竹成為創新科技實驗城市
 
      這樣的觀念,我們也會把它運用到新竹這個特殊的地方。我一開始就說,新竹有強大的科技社群,也有IT產業的深厚傳統。如果政府的策略正確,這裡會是一個很好的創新創業的環境。
 
      我們希望在中央、結合地方以及配合柯總召在國會,把新竹打造成一個「創新科技實驗城市」。這是柯總召最早提出的構想。透過「開放實驗室」的建置,讓年輕創業家可以在新竹找到充分的資源,投入創新工作;這些創新成果,在可以應用在智慧城市裡面。
 
      在新竹,我們有超過30年、大型科學園區的成功經驗,接下來,也要找出下一個30年,新竹發展的活力。
 
      五、治理國家也需要de-bug
 
      城市要升級、產業要轉型,都會遇到很多關卡。
 
      不過,過去三十年,IT產業以及竹科發展的經驗告訴我們,面對種種的困難,必須保持開放的態度,正面看待每一項挑戰,並且找出系統性的解決方案。我相信,這也是竹科人的精神。
 
      就像在實驗室裡面de-bug一樣,治理國家也需要de-bug,這是產品優化的必須經過的過程,也是改造國家的唯一方法。
 
      我要跟各位再一次跟各位重申,如果民進黨再有機會重返執政,我們的產業政策跟過去將會很不一樣,最重要的,政府將不會是一個放任產業自己發展,而且讓企業自己單獨面對挑戰,政府一定會站在企業的後面,一定會變成這個國家最大資源的整合者,一定讓這個國家有限資源發揮最大的效能。
 
      在今天早上的一場演講裡面,我說得很清楚,將來我們是以聚落作為政策的發想點,而不是像過去依樣只是開發工業園區,或者是科學園區,我們要在每一個聚落裡面,讓這個聚落裡面的資源,可以做一個最有效的整合。我們在過去都發生一件事情,就是政府的資源都沒有辦法達到最大的使用效率。
 
      問題在於中央跟地方沒有辦法整合,問題在於中央各部會沒有辦法整合,問題在於在一個聚落、工業區或者是一個科學園區裡面,這些資源也沒有辦法整合。我們在下一個階段執政,就是要發揮一個政府應該有的功能,所以任何一個計劃,我們一定讓中央部會的資源整合,也一定讓中央和地方政府能夠發揮他們自己的能量,而且做進一步的整合。比如說我們今天在大台中地區所發表的智慧機械計畫,其實就是我們跟台中市政府一起做出來的計畫,將來的執行第一線是台中市政府,可是他在中央所需要必須解決的問題,中央一起跟他們解決,所以能夠讓台中,跟整個中央政府的資源可以結合。最重要的是,我們也要求台中,必須要整合整個中台灣,讓整個中台灣的資源也可以整合。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如果我們要發展一個重要的產業,比如說智慧機器這樣的產業,他整合的是整個中台灣的資源,他整合的是中央地方的資源。我也想提醒各位,現在民進黨執政的有13個縣市,有四個直轄市,如果民進黨明年在中央執政,我們將會是有史以來中央與地方偕同關係最好的時刻。同時我們跟台北市的關係也不錯,跟台北整合的關係,中央地方協力的關係,也一定會是很好的關係,至於新北市,我們也歡迎他們來參加。
有人要問我說,民進黨憑什麼來挑戰2016,我要跟各位說,民進黨挑戰2016最重要的就是我們的執政基礎。你要問我什麼是執政基礎,就是我們總共有13個縣市執政,這13個縣市有13個團隊,每一個團隊,都是在一個非常能幹的縣首長的帶領下,每一個團隊裡面都有年輕世代的參與者,跟中央將來一定是在一個在垂直整合跟垂直的溝通上,一定會產生一個非常良好的關係。我們在過去長久以來常常發生,中央的政策沒有辦法貫徹執行,因為他從來沒有把地方的元素放進來。
 
      所以我們將來採取的策略,也就是在台灣2300萬人口的地方,每一個我們在生產裡面所需要的元素都是有限的,人力有限、天然資源有限,什麼都有限,我們的規模就是只有這麼大。所以在這麼大的情況下,你的生產就是要擴大他的規模,所以中央跟地方垂直的整合,還有地方的整合非常重要。
 
      地方的整合,我們以台中市來講,我們有一個計劃叫做區域聯合治理,也就是說大台中,結合我們的彰化、南投,現在甚至苗栗也想加入整個中台灣的區域聯合治理,把整個中台灣的經濟治理的規模就擴大了,讓整個資源使用的有效率,也會持續的擴大。
 
      所以這個執政基礎將會是在台灣的國家治理跟地方治理上面,第一次看到的情況,也就是經過民主選舉之後,有13個縣市,將來跟中央政府是屬於同一個政黨,他的協力關係是非常好的,將會使下一個世代政策的執行,跟產業政策的執行,非常的有效率。
 
      第二,你會問我說,執政基礎的人才,在今天民進黨人才的智庫裡面,其實在各式各樣的領域都有人才,而且這些人才不僅是只有在學校的學者專家,還有產業人才的加入,也有政務官的加入,也有地方執政的局處首長,甚至他的行持首長,或者是副首長,加入我們的討論,所以我們在很多的政策討論,其實已經把地方的元素加入在我們政策形成的過程,也就是將來執政團隊,都是在中央執政的團隊中間的一部分,所以人才是我們有史以來準備的最整齊的一次,這一次民進黨的執政團隊,跟公元2000年比,跟公元2008年國民黨的團隊來比,我們的團隊應該是有史以來最整齊的。
      
      我們的政策準備,我相信我們這幾個月來一直發表我們的政策,各位可以感受到,這些政策都是經過討論,經過很詳細的規劃,也有一個整體的國家經濟考慮在裡面,所以每一個政策的環節他是相互扣在一起的,所以將來我們會看到的是一個有個別部門的政策,但是整個看起來是一個大的整合性的政策,因為在經過這麼長一段時間,有這麼多人的加入討論,這些人在將來執行的時候,他的溝通成本很小,因為他們相互都理解,我們將來要做什麼事,所以政策執行的速度都非常快,而且這些政策在形成的過程中,我們本來就已經邀請了產業一起來討論,所以產業本來就在政策形成過程中的夥伴,所以跟產業需求的接近性是非常高的。這也是我們執政的準備。
 
      最重要的就是我們曾經失敗過。民進黨在2008年跌入谷底,從失敗的谷底裡面走出來的一個政黨,不曉得各位能不能體驗我作為一個2008年的主席是怎麼度過的,比如說我們有那麼大的債務,每天煩惱的事情就是支票開出去了,我們有沒有足夠的現金去付掉這張支票,比如我們去拜訪社會人士,他們基於支持我們的心邀請我們進去,可是進去之後就把門關上,因為他怕被看到他接待民進黨的主席。
 
      我們也曾經失敗過好多次,比如說選舉的時候找不到候選人,勉勉強強就選了黨的幹部去選,第一次選輸了,第二次再選,一直選到今天,我們有四個直轄市長,除了菊姐以外,三個都屬於我們的青壯世代,也看的出來這個政黨,其實在失敗再站起來的過程中,這個政黨是一個不怕失敗、不怕輸,隨時可以站得起來的政黨。而這幾年來,撐起這個政黨的青壯世代,這個青壯世代跟我們人才的準備,將可以支撐台灣未來20年的需求。
 
      所以我要跟各位報告,台灣將來的處境是非常艱困的處境,台灣跟民進黨一樣,會跌倒,也會站起來。所以領導這個國家的,一定要是不怕輸也不怕失敗的政黨,那種韌性跟堅韌的本質,這是台灣人的精神,也是台灣人要渡過下一個世代難關最重要的成分。
 
      我很誠實地告訴各位說,民進黨真的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也很可能是2016年唯一的選擇。我要拜託各位一件事,明年一定要讓我當選,除了我當選之外,還有柯建銘總召也一定要當選。
 
      我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努力,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