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9/4

回應王育敏『蔡英文「長照2.0」四大缺陷』

 針對王育敏委員批評『蔡英文「長照2.0」四大缺陷』的說法,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認為充斥曲解,首先,蔡英文主席從未杯葛「長期照顧服務法」的立法,而是馬政府執政八年,今年才通過長照服務法,行政院的長照保險法,也才剛剛送進立法院,馬政府自己拖延了八年。其次,長照服務法在協商過程大量採用民進黨的修正條文,且民進黨堅持每年300多億的財源條款必須通過,但國民黨不接受,最後訴諸表決,使得長照服務法成為空殼法案。

      鄭運鵬認為王育敏所謂的四大缺陷,實是政策邏輯的錯置。王育敏指出經費大縮水,財源不穩定,認為蔡英文主席提出,以指定稅收每年330億元,再依需求逐年增加,比起政院版的長保法,規劃加收全民健保1%的保費,每年大約收取1100億元,這是經費縮水。事實上是長照保險的保費1100億元,也都是全民要負擔,目前長照服務的量不足以滿足大部份的長照需求,貿然開辦長照保險,民眾得不到服務,再來也可能使長照服務因此被哄抬,價格更為昂貴。況且行政院版長照保險法,政府負擔的三、四百億元,錢從哪裡來?不是來自稅收又是甚麼?請行政院講清楚。

      鄭運鵬指出,曾經是馬政府擔任政務委員的薛承泰教授,曾在他任內推動長照,日前受訪提及「推長照保險急不得,不然就等著垮」,指出應累積經驗與建立基礎之後,再來談怎麼推行保險。王育敏委員實應整體考量長照制度、服務數量及財源,否則長照保險如何能夠照顧民眾?

      鄭運鵬表示,今天,蔡英文主席已說明,「我們認為現階段長照體系,應該選擇稅收制,而不是保險制。採用稅收制,政府可以全力來發展社區化的長照服務,用最快的速度把平價、普及的服務體系建構起來,把這一片空白補起來。如果不先這樣做,就引入長照保險,政府會很輕鬆,不必負責,但政府應該要提供的社區化的服務體系,將因此做不起來。而且長照保險的保費,多數是受薪階級的負擔。但如果採用稅收制,我們可以不動產交易稅、遺贈稅等項目為固定財源,更加具有社會重分配的效果。」蔡英文主席的談話已經清楚地指出,財源規劃與服務提供的關鍵。